.丁律

主乙女〔高亮〕漫威。
文笔垃圾,请多见谅。
懒惰期,随机更新。
温铭/丁律。

明天争取把等价交换写完。…
我想写be(暴言。

「恋与漫威」 等价交换(上)

高亮:ooc肯定的,你是团宠(。)是个医生。复联三预警。2k+预警。逻辑可能是硬伤…。

你是从病房里醒过来的。
Steve趴在床边,睡得很香,你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脸——毕竟自从那次飞机场大战之后,你们也没再见过面。
睡梦中的他的眉头也是蹙的很紧,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你伸手给他抹平了眉头,却也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对着你扯出了一个笑容,你“嗯”了一声,笑着道了一声“好久不见”。他张开手臂,小心翼翼的环住了你:“是啊,好久不见,你最近如何?”
“一切正常,除了吃吃睡睡,就是陪着Tony聊聊天和Peter打打游戏…诶对了,你去见Tony他们了吗!还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呀,Sam他们呢?”
你最后问出的这个问题让他的身子僵了一下,他有些生硬的岔开了话题:“既然你醒了,我去叫医生和其他人过来好了,你等等。”话毕他就松开了你,推门走出了屋子。你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好是哪儿不对。
Steve并没有让你等多久,很快的,他带着Thor和Tony还有医生一起回到了你的病房。医生在三人紧张的注视下为你检查了身体,确认了你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后医生就很识趣的离开了,只留了你们四个在房间里。
“Hey,Tony,你从那个外星飞船上回来啦!我记得和你同去的还有Peter和Stephen啊?他们呢?嗨嗨,Thor,你的新发型很帅啊!哎哎,怎么不见Loki呢?”
对于你的问题,他们没有办法回答。
最后的决战时你并不在现场,你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身边的小护士逐渐化为飞灰,你想要抓住她,但却由于熬夜熬了好几日,体力不支,在做出了向前扑的动作之后就昏了过去。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
还是Steve打破了沉默,他拉着Tony和Thor小声的讨论了一会儿,他和Thor走了出去,留下了Tony在这儿陪你。
“Tony,你没事吧?”
你也看出了他的心情并不是怎么愉悦的,但也不能任凭气氛这么一直僵下去。Tony动了动嘴唇,最终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抱住了,将头埋在了你的脖颈之间。
“...Tony?”
“Honey,让我这么抱一会儿...”他的声音发颤,你能够感受到有几滴冰凉的液体砸在了你的脖颈之间。你愣住了,Tony.Stark在你的记忆里可从来没有哭过,即便是遇到了再大的困难,他也不会落泪。可这一次...你不禁开始思索他们的损失是有多大。
门再次被推开了,你拍了拍Tony的后背,抬眼看向来人——满脸疲惫的Dr.Banner,看上去苍老了很多的Natasha,和你只在漫画里见过的银河护卫队的成员,火箭,还有Steve和Thor。
Tony掩面起身,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向着你道:“加上我,这就是我们复仇者现在的所有成员。”
...。
你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你颤抖着声音问:“...都是因为...那个Thanos...?”Tony默默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继续道,却被你打断,“...给我点儿时间,让我接受一下...”
“Tony,让她适应一下吧...你们也需要准备不是吗。”Natasha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Banner也点头表示赞同,Tony最终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和你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就和他人离开,只留了你在房间里。
复仇者果然伤亡很大,但这都只是因为一个人——Thanos。你从床上下来,站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断壁残垣,和一地的灰烬以及痛哭着的人们。
——整个世界都遭受了重创吗。
你拉好窗帘,坐回到床上。看之前复仇者们的表情,想必他们是目睹了其他人变成飞灰的全过程。你微微咧了咧嘴,心中有些埋怨自己为什么非要把那些问题问出来,但同时你也很好奇...或者说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成飞灰的。
“你想看看?”
突兀的男人声音差点儿让你从床上摔下去,你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我若不想让你看到我,你便是看不到的,小姑娘。回答我的问题,你想看看他们是如何变成飞灰的吗?”
“...想。”
虽然没办法确认这个人的身份,但你还是如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一束白光闪过,你不适的眯起眼睛,再睁开时,你就身处空无一人的电影放映厅里了。
荧屏亮起,一个人名浮现——Loki.Laufeyson,接下来,播放的就是他的死亡画面。
你从看见Loki被扭断脖子之后眼泪就没有停过,到了Peter那儿你更是整个人都接近崩溃,最后Bucky等人化为飞灰的时候你已经成了个泪人。你总算知道为什么一向坚强的Iron Man——Tony.Stark也会流泪,你总算知道Thor在你提到Loki的时候脸上为什么露出那种压抑着的痛苦的表情,你总算知道为什么Steve会生硬的避开你的问题——他们无法回答,那是他们最痛苦的往事。
“...你为什么...”
你突然很想询问那个人为什么要帮你看到这一切,但突然又措不好词,只能尴尬的张张嘴,好在那个人理解了,他从黑暗中走出,帮你擦干了泪水。
“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他们再度回想起那噩梦的般经历而已。”
“...你是谁?”
“或许你可以称我为‘Exchange’。我所追求的是等价交换,如果你给我的东西价格昂贵,那么我会回给你一个相应的愿望。也就是说——我可以完成你的一切愿望,只要你给我的东西足够那个价值。”
你沉默了,继而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我想,让他们都复活,Thanos不会再来侵扰地球,这两个愿望,价值多少。”
男人低声笑了:“若是非要衡量一下,这两个愿望可以用你自己来抵,而且还有余,你可以再许一个愿望。”
“我有一个问题,他们的记忆会消失吗?”
“不,这可不会。”
“...那我希望他们的记忆消失,有关我的,有关Thanos的,都不要留下。”
“...这可超出你的价值了,亲爱的女孩儿,你可以许一个类似于让他们所有人陪你一天的愿望,别的...就不要想了。亦或者,你不与我进行交换,但这样你可以永久的陪着他们。
不要着急做选择,女孩儿,想好了,再决定...”

TBC.

这儿江哲柒,你可以叫我折七。
我争取在我开学之前写完(...当然是在有人看的前提下(ntm。
欢迎找我玩鸭。

[底特律] 救赎

[底特律]         救赎

肆.

“你们无权利这样做!”
Joe侧身躲过了来人不理智的一拳,反手一掌劈在了那人的脖颈处。
“我们有没有权利,是我们的事。你私自拆卸,改装仿生人,已经触犯了我们与仿生人之间的暂时的合约。”
Joe抚了抚衣服上因动作过大而起的褶子,示意两边的士兵将他带下去。
前几日仿生人和人类好不容易停战,双方就之前的行为做出了道歉,并签订了一个合约。
但Joe知道,这合约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军方已经开始暗地里集中力量,等待一个机会撕毁合约向着仿生人发动攻击。
而他的任务,就是在力量蓄积完毕和这个机会出现之前,抹杀一切违背合约的行为。
Joe按了按眉心,在自己的行程表上添了一条“尽快把他们送到耶利哥”。

而Nate和Lorry还对Joe即将送走他们这件事一无所知,这俩仿生人呆在Joe的家里差点没把房顶给掀开。
当然,Joe对这件事也一无所知。

“Nate,今晚我不回家,你们不用等我,注意安全。”
Joe的短讯才刚被读完,Nate就看见Lorry瞬间蔫了下去。他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Lorry如此的…喜欢?他的Sir。同时他也庆幸了一下,不然他的Sir回来就会被Lorry为他准备的和隔壁Ralph的有一拼的烤鸽子吓到。
“行了,准备准备进入休眠吧,你身边有防身的东西吗。”Nate毫不客气的踹了一脚Lorry,Lorry被踹了一个趔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Nate把手枪拿出来塞给了他,自己则去厨房拎了一把刀。
“…我靠你这是???”
“Sir让我们注意安全,就证明会有事发生。今晚注意点儿。”

事实证明了,Nate真的开光嘴了。
当晚,一伙心怀不轨的人就摸进了Joe的家里。他们是最近Joe抓的人的小弟(?们,准备威胁Joe让他放了他们的大哥。
“不就是拆几个仿生人吗,至于吗。”
一个小弟小声嘟囔着拿出了枪,慢慢的摸进了卧室,殊不知他的噩梦即将来临。

“哎呦我这暴脾气我要打死他!别拦着我!!”
Lorry张牙舞爪的要扑向面前那个被绑起来的小弟,被Nate用一个眼神逼了回去。Nate面无表情的捏爆了小弟的通讯器,附赠了友情破颜拳。
然后他摸出了刀,刀面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寒光,映在Nate的脸上显得十分可怖。他来自一个杀人魔家庭,他的本职,就是杀人。
“留在这儿,别通知Sir。”
Nate只留下了这一句话,便出了门,随即响起的,只有痛苦的惨叫声。
Lorry听着,额上的灯圈不停的闪烁着,他无法理解为什么Nate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地上的那个瑟瑟发抖的小弟。

第二日,Police局门口扔了一堆人,他们痛苦的哀嚎着,在目瞪口呆的Police面前交代了自己昨晚要去杀死Joe。
police:?????你们疯了?????
于是Police们十分正义的,把他们先送进了医院,然后又等他们的伤好了,转回了监狱。
得到了这个案子的详细记录的Joe:?????what
Nate和Lorry:深藏功与名。

@混吃等死废球染  @鳗鱼今天也没考好

[底特律] 救赎

[底特律]         救赎

叁.

对于Joe又捡回来一个仿生人,Nate表示丝毫不在意。对于他而言,只要等到Joe腾出时间送他到耶利哥就够了,其他的事情与他不相关。
而Lorry对自己未来的同居者也表示无所谓,他只要有地方住就很满足了。
所以当Joe把Lorry带回了家之后,Nate出奇地平静,和Lorry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去收拾给Lorry的屋子了。
但当他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沙发上葛优瘫的Joe和一直缠着Joe问东问西的Lorry。
Joe:让我睡觉!!!!
Lorry:长官!回答我的问题!
Nate:…。
Joe看见Nate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拉过Nate把他推给了Lorry转身跑上楼回到他自己的卧室,关门反锁的动作一气呵成。Nate额上的灯圈闪了闪,抬头看着这个一脸傻气(并不)的仿生人,毫不客气的打了他的头一下。
“嘿!你干嘛!”Lorry惊的跳了起来,惊恐的看向Nate,Nate板着一张脸:“Sir需要睡眠你看不出来?”
“…我就是太好奇了…”Lorry嘟囔着,看向Nate,伸出了手,“Lorry,你好。”
“…Nate,有什么不会的可以来找我,Sir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一个假期,你就放过他。”Nate也伸出了手,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住宿愉快。”
“同居愉快。”Lorry额上的灯也闪了闪,露出了一个欢快的笑容。Nate抽了抽嘴角,同居?他的系统是如何把这种行为判定成同居的Nate也是十分好奇。
“休息吧,听说明天还有事。”

第二日,是圣诞节。
Joe顶着一头卷毛出现在了餐厅里,把正在做早餐的Nate都吓了一跳,以为Joe是被雷劈了,Lorry更厉害,直接把“您是不是被雷劈了”这个问题直接问了出来。
Joe:…。我不是被雷劈了!不是!这只是静电!
“今天是圣诞节,你们以前在的家庭有什么庆祝仪式吗。”Joe用梳子理了理头发,丝毫没有将军形象的坐在椅子上葛优瘫,下一秒Nate的回答差点把他吓得从椅子上滑下去。
“——杀几个人。”
啥玩意,杀人?
“Nate你都经历过什么…”Lorry怪异的看了一眼Nate,然后回答,“我…没有家庭。”
Joe摸着下巴,伸出手拍了拍Lorry:“别伤心,以后和我们一起过吧。还有,杀人是不可能的,既然你们没什么习惯那么就顺着我来吧。Lorry你一会儿和Nate去接我妹妹Noah,我们一起过圣诞。”

Noah很快就被接来了,她看着帮着Joe忙过的两个仿生人突然明白了什么,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Noah:原来Bro好这口,明白了。
Joe的背后突然发寒,直接打了一个喷嚏出来。Nate和Lorry同时撇头关切的看着Joe。Noah笑得更开心了。
[有一个腐女妹妹怎么办,急,在线等。]

吃过晚饭后,因为Noah还在上学,就被三人送回了她的寄宿家庭,临分别之前Noah看着三人笑得暧昧,然后塞给了Joe一个礼物盒,对着另二人说太仓促了没有准备,她会补齐之后就关上门逃之夭夭了。
Joe抽了抽嘴角,想到了里面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亏他还送了她那么好的颜料。

“长官这里面是…”
“闭嘴Lorry,我知道是什么。”

「👍你们猜是什么。」
「Noah学画画。」
@鳗鱼今天也没考好  @混吃等死废球染

[底特律] 救赎

[底特律]         救赎

贰.

处理了Nate的住宿问题之后,Joe才扑到了床上进入了睡眠状态。却没料想才睡了一个小时不到就被刚来的仿生人晃了起来。
“Sir,你有一通电话,来自军营的。”
仿生人歪着头看向睡眼朦胧的Joe把响个不停的电话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转身出去。Joe让自己放了一会儿空,然后尽力平复了自己(因为有起床气而变得)暴躁的心情,语气不善的接了电话。
“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您,将军,但是我们的军营里混进了…一个仿生人。”
仿生人?
“…我现在就过去,告诉那些士兵不要轻举妄动。”
Joe晃了晃头,挂掉了电话,喊了Nate进来让他把冬季军装拿来,自己也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告诉自己不要睡过去,不要睡过去。
“Sir,衣服已经放在了门口,需要我同您前去吗?”Nate的声音从卫生间门口传来,Joe沉默了一下,回应道:“不需要,你是异常仿生人,会被发现。”
“好的先生,我会等您回家。”

出了门之后Joe就被冻精神了,他跺跺脚,跑过去还是开车的念头在他的脑中打架。最终他还是决定跑过去,反正军营距这儿也不算太遥远。

于是等在门口的士兵就看见了一路小跑进来大气都不喘一下的Joe直奔着事发地点去了。
士兵:我也想做到将军这样.JPG。

“怎么回事。”
Joe松了松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走到事发地——而在事发地的最中间,一群士兵正在殴打一个人。
他身边的中尉刚要开口解释,余光就看见了他们的将军一脸怒意。
“我记得我说过,不要让他们轻举妄动?”Joe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中尉一惊,连忙过去拉开了那些还在殴打着地上人的士兵。
“…一个一个,都很闲?嗯?”Joe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是不是我不在这几天,就放松了?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从了?”
“不,将…”
Joe瞥了刚要说话的那个士兵一眼,周身的气势又是一变,恐怖的威压下,那个士兵不敢再说话。
“喜欢打架,是吗?那好,训练时常延长一个小时,专门用来给你们打架。”
Joe:在我有起床气的时候还不听话:)。
“…是。”
收拾了不听话的士兵,Joe把目光放在了地上的那个人——仿生人上。他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查看他的状况,还好,没打死。
“能走吗?”
“…?”仿生人目光微微聚焦,分析出了他的身份后扬起了一个傻气的笑容,“可以!”
Joe起身,把大衣脱了下来扔在了他身上,又把他拽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这个仿生人。

“名字。”
“Lorry!”
“有住的地方吗。”
“回长官,没有!”
“…”
没有你这么兴奋干嘛?
Joe抽了抽嘴角,随手拽过前台的一个房屋分部图放到了他面前:“选一个。”
Lorry很是兴奋的看了很久,然后回答:“垃圾场!”
Joe:…。
别拦着他。他真的要把这个蠢的飞出天际的家伙送到垃圾场。
“我的意思是,你,要住在哪个房子里?”
“我不知道!长官!您选吧!”
Joe摁了摁眉心,退后几步看了看这个浑身上下都冒着傻气的仿生人,最终叹了一口气。

“和我走吧,不差你一个了。”

[早知道军营中服从命令很重要!]
[而且不要在将军有起床气的时候去惹他!]
@混吃等死废球染  @鳗鱼今天也没考好

救赎人设。√

「底特律」 救赎

[底特律]         救赎

高亮:原创人设,可能涉及原剧情,等人物都出场之后可能就是沙雕并鸡飞狗跳的日常了,结局…可能会刀。人设单独放。

壹.

2039年12月24日。
如往常的平安夜一样,Joe.Hera在他家门口的大型超市买了一袋子日用品和一袋子新鲜蔬菜才从人群中挤出来缓慢的向自己的家挪动。由于现在仿生人和人类的对立状态,大街上已经很少有仿生人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队又一队的巡逻士兵。
“General Hera。”
巡逻士兵看见他都恭敬的行了个军礼,他只是点点头,并未做出其他的回应,士兵们倒也是习惯了他的冷漠。换作其他并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认为他就是一个摆架子的人,但事实并不是这样。Joe很不擅长交际,也是由于他自身经历的原因,他就不会去和别人交流,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样的一副性格。而在私底下和能够忍受他这副面瘫表情的朋友交流时,他总是耸耸肩,说这样子也好,更符合他的将军身份。
底特律的冬季十天有八天都在飘雪,就算是在夜晚也不例外。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使本就在缓慢行进的人群的速度又一次降低,Joe看了看面前缓慢行进的人群,又看了看一旁黑暗的小路,抱着蔬菜袋子的手将袋子抱得更紧了一些,挤开人群向小路走去。
“将军…!那边可能会有异常仿生人出没,为了您的安全,还是由我们…”
一个士兵见他不再走大路而是转入了危险的小路连忙跑过去提醒。Joe摆了摆手,从背后拿出了手枪给他看。士兵还想要说些什么,就被Joe打断了:“回去吧,这个世界上能在不是我自愿的情况下伤到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不用担心我。”
“…那好,再见,将军。”
正常和长官说话时,士兵应该正视长官的眼睛,而这个士兵,不,是所有的士兵都不敢抬头看Joe,不是因为他长的有多丑,一是因为他右眼处那条狭长的纵向伤疤看上去实在是太瘆人了,完全破坏了他五官的柔和,二是因为…Joe实在是,太、高、了。
一米九二啊!抬起头看他还要不要脖子了!
Joe也深知这一点,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士兵的肩。
“圣诞快乐。”
说罢他就转身走入黑暗之中,不见踪影。

说是会有异常仿生人出现,Joe在这一路上并没有遇见,反而遇见了好几个想要摸黑抢劫的乞丐。
Joe:真是因为太黑了所以你们就飘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乞丐们走到小路尽头,自己的别墅已经出现在眼前,Joe揉了揉冻红的鼻子,紧了紧怀里的袋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迎面而来的男人直直撞了过来,不仅把Joe这个一米九二的汉子撞退了好几步,而且也撞飞了他手中的两个袋子。
“…!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来人低着头,额上的黄色光圈飞速旋转着,Joe没有应声,只是默默的蹲下捡起飞出去的东西。
“…你是仿生人?”
来人低低的“嗯”了一声,也加入捡东西的行列之中。
“不知道现在在围捕仿生人?看你的样子…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摘掉光圈,就不怕被人发现然后告发?”
那个人听闻这话一脸愕然,然后就地摸了一块尖锐的石头撬掉了灯环。
“怪不得只有在我带着帽子的时候才不会被发现…”
…。
Joe抽了抽嘴角,这个家伙还真是…
“你要去找异常仿生人大军的话,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去,这一阵子的围捕抓的很紧,赶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收拾好了东西,Joe才起身向自己的家走去,那个仿生人愣了几秒,跑到了Joe的面前。
“General Hera!您能收留我吗!”
对于仿生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件事Joe并不震惊,他只是沉默的看着面前的仿生人。由于刚刚二人的相撞,他现在的衣服并不是很整齐,露出了里面模控生命配给每一个仿生人的制服,眼尖的Joe看到了他的型号。
——家政型?
Joe突然抽出手枪,枪口直指仿生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枪,或者告发你?”
“您不会的。”
仿生人坚定地道,他的系统里明确写着“Joe.Hera,军队人员里为数不多的支持仿生人平等的人”。
“您可是Joe.Hera…”
“…停停停,那些介绍我听够了。”Joe连忙制止他,同时把手枪塞到他手上,“我家里也不安全,暂时也没有什么别的武器…你会用枪吧?”
仿生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收起了枪,很主动的接过了Joe手中的袋子。Joe顺便把钥匙也塞到了他口袋里,率先向家走入。

“以后叫我Joe就可以了,你叫什么?”
“我叫Nate。”
“那么,欢迎成为我家的一份子,等这一阵子我的假期过去,我就会派人把你送到耶利哥。”

「。第一次尝试。…好难写。沉默。」
「Joe是负责军队训练的,每年圣诞节前后固定请假√。」
「我才不会说是为了陪妹妹(?(被打死。」

拼了几张康纳。

〔柒个我多员向〕 表白.贰

高亮:
实在是,很想嫖,崔皓月,更想嫖,沈亦臻,还有,白向荣…
欧欧吸预警,大型BUG预警。
包含:崔皓月,白向荣,沈亦臻
新年贺文√

vr.朽木将行

〔part.2〕

L.白向荣

〔cv.编辑〕

  你敲响了白向荣卧室的门,他睡眼惺忪的出现在了你眼前,看着你额头上的井形符号立刻清醒,又“咣”一声关了门。半晌才整理好衣服出来。
  “编辑大人今天来这么早啊…”他笑,如三月春风,你不吃这一套,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叫我这个点儿来的。”白向荣连忙点头:“是是是,编辑大人说得对,那么,走吧,今天带你出去玩。”
  你和他不仅是编辑和写手的关系,还是红蓝颜的关系,平时他也会和你分享分享平时的经历,你也会和他议论议论自己喜欢的类型。
  “哦对了,在你门口看到了这个。”你把一张请柬拍在了他胸口处,白向荣看到这个变了脸色,连忙收好。你好奇:“那是什么?”他摆摆手,揽着你的肩膀走出门。
  他知道你喜欢沈亦臻,他也知道沈亦臻喜欢他的妹妹白欣欣,那一张请柬,就是沈亦臻和白欣欣的结婚典礼,估计,还有一张请柬已经送到了你的家里。白向荣这么早找你出来,就是为了不让你看见那张请柬。
  到了游乐园,白向荣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打了个方向盘就调头向回开,你惊讶,忙拽着他问他要干嘛。他摁着太阳穴,暗骂自己怎么忘了沈亦臻要在游乐园向白欣欣表白的事。见他不答话,你有些生气:“白向荣!你要干嘛!”
  “啊…编辑大人,今天我们不去游乐园了,我带你去海洋馆吧。”白向荣的话像是和你商量,但他的口气却丝毫不容你拒绝,你开始好奇游乐园到底要发生什么,于是你拿出手机,准备查查,白向荣余光瞥到了你的动作,一脚刹车同时伸出手抱住你,你一头撞入了他怀里,与此同时,他抽走了你的手机,你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伸出手去打他:“又干嘛!”他把你摁在怀里道:“出来玩就好好玩,手机我保管,我也不用手机。”你无语,冲他吐了吐舌头,就算是答应了。
  车继续驶向海洋馆,他伸出手打开了音响,轻松的乐曲响起,你随着旋律轻轻哼着,头撇向窗外。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专心开车。电话响起,白向荣皱皱眉,你转头看向他,他尴尬的笑了笑,接起电话。
  “喂,谁啊。”
  “哥!我呀!”白欣欣的声音传出来,有些欢快,“你在哪呀?”
  “我要带xx去海洋馆,怎么了?”白向荣偷偷看了你一眼,你冲他呲牙乐。沈亦臻的声音传来:“那等等我们吧。我们也去。”
  “诶,这就别…”白向荣有些担心的看着你,你摆摆手,笑:“没关系,来吧。”电话挂断,你继续把头转向窗外,继续哼着歌。
  白向荣加了速,把车开进了停车场,找了个停车位,抓着你的胳膊,认真地道:“无论一会儿你看到什么,你都不要惊讶。”你看他这么认真,噗嗤笑出声:“好好好,能怎么样啊,安啦安啦。”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下车给你开了车门。
  没等几分钟,沈亦臻的车就停在了你们面前,你有点明白了,白向荣紧紧的抓住了你的手,你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了下车的二人身上。
  “诶…xx,你和我哥在一起了?行啊向荣,能把xx泡到手。”白欣欣冲你俩挤着眼睛,你刚要解释,白向荣先于你道:“是啊,我们两个在一起了,怎么样,惊喜吧?”他顺势搂住你的腰,笑眯眯盯着沈亦臻,沈亦臻也回以微笑,搂着白欣欣的肩膀,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你有些无奈的笑,也只好配合白向荣把这戏演下去。
  “走吧,进馆。”你伸出手拍了拍白向荣的脸,他“嗯”了一声,率先拉着你走入了馆内。
  进了馆,他就松开了你,紧张地看着你,你也回看他:“怎么啦。”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啊。”你笑,“沈总和欣欣要结婚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也早就接受了。”白向荣这才松了口气,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一样红了脸:“刚刚…你别介意啊…”
  “啊…马赛克大人的女朋友这个头衔虽然含金量重,我可担当不起啊,被书迷们打死怎么办。”你冲他挤挤眼睛,开着玩笑,他咳嗽了几声,看向你:“你担当不起吗…我倒是很希望,你真能答应我呢。”
  “哈…?”你一脸懵逼,看着他张大了嘴,“我听到了什么?”白向荣深吸一口气,走到你面前,张开双臂圈住了你:“我说…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
  其实白向荣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日常的相处中,他开始注意你,关心你,把你的感觉放在第一位,也许,你们之间的关系,很早就发生了变化。
  “啊…”你还是有些蒙,就直勾勾地盯着他,不做任何反应,他被你盯得发毛,心一横,扣住你的后脑勺,轻轻地吻住了你的唇。
  “不回答,我就当默认啦。”
  “唔唔唔!〔你耍赖!〕”

L.沈亦臻

〔cv.秘书〕

  “沈总,今天…是2017年最后一天,您不回家吗?”你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沈亦臻还呆坐在椅子上,便出声问道。他回过神,冲着你道:“我在等你,你家里…今晚我们两个一起过吧。”
  你是少数知道他秘密的人,见白欣欣不在他身边,便是明白她也回了家,沈亦臻身边还不能少人,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
  “那么,沈总今晚是一直想呆在这里吗?”你走到他身边恭敬的问,他摆摆手:“不用这么拘谨,叫我亦臻就好,你去换下衣服,我在这里等你,今晚我们出去。”你应声,退出门去,回到自己房间,挑了一套休闲服换好,然后回到了办公室,沈亦臻也已经换好了衣服,见你来,笑意盈盈地道:“很漂亮。”你微微红了脸,下意识地想要喊出“沈总”二字,突然想起他刚刚和你说的,又改了口:“谢谢你夸奖,亦臻。”他笑意更浓,从衣架上取下大衣为你披好,牵着你走出了办公室。
  你有些懵,据公司里的人传,沈亦臻的女朋友不应该是他的那位主治医生白欣欣吗?这怎么又对你这么好?沈亦臻像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样,回身望向你:“我没有女朋友。”
  “啊,噢…嗯??”你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看你这副样子,不禁笑出声,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头,你鼓起腮帮,有些生气:“摸头长不高的!”
“没关系啦,你这么高就正好啊。”沈亦臻笑得像只狐狸,“正好我抱。”
  桥豆麻袋!!这还是你老板吗?!你懵逼地看着他,他接着笑:“走吧,我们去约会。”未等你回答,他就拉着你迅速出了公司,上了车。
  等下,约会?!
  “沈总…不是,亦臻,我又不是你女朋友,约…什么会啊…”你挠挠脸,看着沈亦臻不知所措。他想了想,看着你,你被看得发毛,缩到座位里,他靠了过来,呼吸带出的热气都撒到了你的脸上。
  “被我选中了,就是我的人,带我的人出去玩,不叫约会叫什么?”
  喂喂,那你要带伯谦出去也是约会吗。你吐槽着,坐直了身子,沈亦臻也坐直身子,发动了车子。
  “亦臻,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很想问这个问题,他单手拄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道:“温柔体贴,很疼人,包容性强。”你“噢”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那你…也应该有了喜欢的女孩了吧。”“嗯。”他应了一声,然后就没在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心有点疼。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你都要睡着了,他把你从车上扶了下来,掐了掐你的脸,你清醒了几分,才发现已经到了城外。
  “这地方…喂你该不会要把我卖了?”你下意识的拢了拢衣服,一副警觉的样子。沈亦臻无奈的笑道:“带你出来玩,怎么可能卖了你啊。”他抓着你手,指了指天空。天空中,烟花炸裂,十分好看。“哇…好漂亮啊!”你赞叹着,靠在车上,沈亦臻走到你的身旁,握住了你的手。
  “怎么这么凉。”他皱皱眉,把你的手握的更紧了。“沈…亦臻啊…”“嘘…”他把手指贴到了你的唇上,你噤声,然后被他揽在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沈亦臻低声说:“新年快乐。”你也回应道:“新年快乐。”他把你松开,用手捂住你的眼睛,他的手心炽热,你有些惊慌,他轻声道:“没事的。”然后搂住你的腰,轻轻吻住你。你瞬间就愣了,脸上的温度迅速上升。
  “对这个礼物还满意吗?”
  “满意…”
  “嗯,那,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哈???”
  “你这…我就当答应了噢。”
  “喂喂!我没说…你别过来!我觉得不…唔…”
  “不行吗?”
  “行,行…”

〔柒个我多员向〕 表白.壹


高亮:
实在是,很想嫖,崔皓月,更想嫖,沈亦臻,还有,白向荣…
欧欧吸预警,大型BUG预警。
包含:崔皓月,白向荣

vr.朽木将行

L.崔皓月〔part.1〕

〔cv.医生〕

  对于这个暴〔zhong〕力〔er〕倾向,还极其任性特别喜欢瞎撩姑娘的人格,你可谓是操碎了心。
  崔皓月出现的时候,你就必须要跟在他后面,看着并阻拦他挑事,顺带着收收被他的wink迷住的姑娘塞来的纸条。每当回到家后,你总是会认认真真地把收到的所有纸条分门别类,并默默记录今天晚上又有几个人。这种时候他最喜欢坐在沙发上看你,有的时候还会对你手中纸条的主人评论一番。你也只是敷衍着,继续记录。
  每一天的人数都在增长,你所要处理的纸条越来越多,面对的麻烦也越来越多。有的姑娘已经开始暗中调查崔皓月的家庭住址,有的调查不出来的,就想办法从你身上下手。虽然沈亦臻会帮你摆平,但这个下去了,那个又起来了。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出门都要包的严严实实的。
  但就算这样,这一日你还是被几个女人堵在了一条暗道里。你讪讪地挠挠脸:“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帮他拿东西的人…”
  “可笑。”为首的女人从怀里拿出照片拍在了你脸上,“你自己看看!”
  你看着照片,照片上,是前几日被崔皓月灌醉的你依偎在崔皓月怀里,如同一只安静的猫一般。你立刻汗毛倒竖,这个角度,明明就是崔皓月照的。你暗自咒骂着这个男人,同时慢慢向后退去:“我真的和他没什么…”“呸!看来必须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那几个女人慢慢的围了过来…
  事情并没有像小说那一般,有谁来拯救你,你给崔皓月打着电话,他没有接,你也没有其他可以帮助你的人,于是,你只能蜷缩着,减小她们给你带来的疼痛。
  你怎么回家的你已经忘了,你只记得回家的时候,家里一片黑暗。崔皓月没有回来。你挪回自己的屋子,拿出医药箱,打开台灯小心的给自己包扎。“那群女人下手还真狠啊…”你看着嵌在肉里的玻璃碴,苦笑着。去了卫生间取回来一个毛巾,你卷了卷,咬在了嘴里,然后才开始取玻璃碴。
  疼。
  剧烈的疼痛传来,你眼前金星直冒,丝毫没有注意门缝之中透过来的光。拔出了最后一块玻璃碴,你长长的松了口气,靠在床边
闭目养神。崔皓月推门而入,见你这副模样不禁吃了一惊,再联想到你给他打了那么电话,立刻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是谁。”
   他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快步走到你身边仔细的查看着你的伤口,你慌乱的推开他,连道“没事”。崔皓月沉默着,单手握住你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抚过你的伤口,你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听见你的声音,抬头看着你的眼睛,你垂眸不看他,抿紧了嘴唇。
  “对不起。”
  崔皓月松开了你的手,把你拥入怀里。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着说没关系。他把你抱得更紧了,扯到了你的伤口,你咧咧嘴,继续道:“那些女孩的名字和电话我已经整理出来了,放在你桌子上了。”“…你真的不知道吗。”崔皓月把头搁在你的肩上,闷闷地说着,你一愣,下意识的摇摇头。他突然笑了,伸出手顺着你的眼睛轮廓慢慢的描摹着。
  “2017年6月24日,晚上9:30,我要对你说。”他抬起头,紧紧的盯着你,“我喜欢你。”
  “诶?”你心跳突然加快,不敢抬头看他,忽然又想到那女人手里的那张照片,脸刷的就红了。崔皓月继续道:“伤害你的人,我会解决,你…不要讨厌我…”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你连忙安抚性的拍拍,表示你不会讨厌他的。
  “那…你的答复呢?”
  “什么答复?”
  “装不知道?哼哼…”
  “啊,我记得你今天晚上好像是要约女孩了的来着,叫什么…雪儿还是谁啊,我给你打电话叫。”
  “你不知道我想要谁?”
  “呀!你离我远点!唔…!”